中国社科院金嬴:日本水排海是短视思维和功利主义的决策

据日本共同社8月23日报道,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正在进行详细调整,可能将于今日(24日)当地下午1点开始排放水。

根据清华大学团队的模拟结果,日本水排海后240天将到达中国沿海,1200天后覆盖北太平洋。日本强推水排海,会给周边国家乃至全球带来怎样的危害?将对日本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日方长期宣传的“处理水”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意图?日本这样的态度和做法,该怎么看待?围绕这些问题,中国环境报记者对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金嬴研究员进行了专访。

中国环境报:水排海会对日本渔民的生计带来沉重打击,日本国内各界反对声音强烈,日本强推排海会对日本社会产生哪些影响?

金嬴:水排海不仅会对日本渔民的生计产生影响,也会加大整个日本社会的。民众会丧失安全感和对社会的信心。3・11东日本大地震,按照日本人自己的表述来说这是一场国难,在事故刚刚发生之后不久,当时的日本政府曾作出严肃判断,整个东日本的居民可能都要撤离,也就是说当时整个东日本都有可能被污染。

我们知道人类从20世纪下半叶进入核能时代之后,共发生了四次核事故。从评级上来说,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是最严重的七级。所谓的“七级核事故”就是它对整个环境的放射性污染物质的释放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相当严重的水平。福岛核事故和切尔诺贝利核事故虽然同为七级核事故,但是现在据日本国内外的科学家的检算,福岛核事故向环境释放的放射性物质实际上超出了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大约为2到10倍。

基于日本国土南北狭长、面积小、人口密度大的特点,可想而知,民众在面对如此严重的灾难时,会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因为日本整个社会的规则和特有的国民性,这种恐慌可能从表面上感觉不深,但确实存在,它有特殊的表现形式。这种恐慌所带来的社会主要是源于对核事故的处理应对,以及对受灾民众的救济措施。直至今天,福岛灾民的安置等遗留问题仍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对此日本社会还存在很大争议。虽然我们现在关注比较多的是渔业团体,因为他们的生计跟海洋直接有关,但渔业团体也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存在。真正的影响涉及到日本整个社会,因为在福岛不仅仅有渔民,还有各行各业的人。在事故发生后的10余年间,他们经历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到现在能够回到福岛故乡的民众少之又少。不仅如此,水排海后,整个海产品的安全问题,以及对下一代的影响,尤其是对孩童妇女的影响,可以说在日本民众的心中都蒙上了重重的阴影。

中国环境报:日本政府一直宣传的ALPS(多核素处理系统)处理水也出现过不达标、不合格的问题,日媒宣传的“处理水”是否有混淆视听的意图?

金嬴:自2013年ALPS运行后,日本政府一直在精心打造一个概念:ALPS可以有效去除氚之外的62种核素。所以2013—2016年,日本污染水对策委员会下属的工作小组直接被命名为“氚水任务小组”。这种话语通过官方报告、包括IAEA在内的各层级专家组资料、新闻报道等渠道反复重复,逐渐生成为一种不言自明的“事实”,即ALPS处理水符合排放标准,安全可靠,日本欲以此证明排海决定的合法性。但是,2018年8月,日本国内外媒体、环保组织相继爆出ALPS处理水内含有除氚之外的多种放射性物质。之后,东电承认锶90、钇90、锶89、铯137、碘129、锝99、碳14等多种核素活度浓度超标。目前,据日本官方提供的数据,截至2019年年底,储水罐中存有的ALPS处理水中约72%不符合排放标准。这不仅验证了此前一些专家持有的“东电处理水数据信息造假”的怀疑,而且经过日本国内外专家进一步的研究,发现所谓的62种核素指标,实际真正测定的仅有7种,其余指标数据都是纸面推算的结果。2020年9月,东电开始对ALPS处理水进行二次处理实验,但实验样本量仅为2000吨。由此可见,日本不但一直在玩弄文字游戏,而且竭力模糊甚至捏造关键的信息数据,图谋为其核污水排海骗得“通行证”。

中国环境报:日本向全世界转嫁风险,这将给各国带来哪些影响和危害?

金嬴:日本向全世界转嫁风险,将给全球带来不可估量的危害。因为海洋是相通的,物质是在海洋中循环的,危害的到来只是时间的问题。不能排除会产生一些以我们现在的科学标准无法预料的现象和后果,这些影响和危害需要长期的观察。但是从目前人类对“核”所拥有的认识来看,这么大量的放射性物质人为的排放到自然环境中,带来的影响和危害肯定是不可逆转的,也是不容忽视的。

中国环境报:在解决国际环境问题上日本这样的态度和做法,该怎么看待?

金嬴:我个人是非常赞同之前外交部的表述,就是日本开了一个极不好的先例。通过这次事件我们也看出了日本的伪善以及不负责任。现在国际社会担心的是,首先第一接下来整个三四十年的一个过程,在没有一个科学可信的验证来证明ALPS处理水是符合排放标准的前提下,第一批排放方案已经开始实施,要持续30余年之久。这给国际社会带来了极大的不安,同时也破坏了国际社会间融洽的合作关系。

虽然西方国家表面上没有公开的反对,他们出于某种考虑,但实际上西方的民众真正如此吗?所以全球民众的担心,包括政府的担心实际上都是存在的,只不过表现形式不一样。

中国环境报:日本历史上出现过因集中排出有毒有害物质而引起的四大环境公害问题,造成当地很多居民受害患病。为何作为发达国家的日本为何多次选择弃民生而不顾?

金嬴:其实环境公害问题,最开始都是在发达国家发生的。因为产业越发达,产业系统就越复杂,环境公害发生的可能性就越高。也就是生产力越高,生产力带来的副作用就越大。

今天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为什么面对环境公害问题,会弃民生而不顾。一方面,因为它的体制缺陷,就要服从大资本家的利益。就像东电这种甚至可以说是垄断性的电力公司,它对整个国家机器的操控能力是巨大的。战后日本的主义,尤其是民众层面的维权,包括环境保护的意识,以及由此意识而产生的一些社会斗争,是令人敬佩的。但是从日本政府对福岛核事故的处理来看,基本上采取的措施只是对灾民赔偿,但只有赔偿肯定是不够的。另一方面,日本政府把责任转嫁到民众身上,大量的福岛的原住民逃离故乡,散落在日本各地,日本政府让他们自生自灭,等到他们的下一代也同样在异地扎根了,也就没人回到福岛了。让他们决定是否继续回福岛生活,虽然提供一些所谓的住房援助、生活援助,但实际上回去的人很少。所以实际上福岛就要成为一个空白之地,现在回去的基本都是老人,那么将来这个地方到底还有没有人愿意在那生活,都要打一个问号。虽然叫福岛复兴,但是从长远来看,这种没有人的复兴值得反思,日本政府这样的做法,是短视思维和功利主义的体现。

中环报记者张倩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