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尽寒气消我们的城市正在春归

九九尽寒气消我们的城市正在春归

物道君语: 九九尽,春已归。 今天农历二月十八日,九九尽的日子。 过去每逢冬至,人们开始描“九九消寒图”,一日添一笔,九九八十一天后添上最后一笔,代表着长冬结束,该开的花,该暖的日头,该绿的河…

物道君语: 九九尽,春已归。

今天农历二月十八日,九九尽的日子。

过去每逢冬至,人们开始描“九九消寒图”,一日添一笔,九九八十一天后添上最后一笔,代表着长冬结束,该开的花,该暖的日头,该绿的河水都将一一归来。

那时的人们寄望于它,计算春归的日子,预卜来年的丰欠。

今年我们比往更期盼春天,期待生活恢复如常,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大摇大摆生活在春天里。

不过不用着急,又是一年九九尽,我们的城市正在春归。

图片|傻帽叔-摄

   春归北京

北京的春天叫做故宫。只是非常时期,故宫已经封闭很久,有网友调侃:“今年故宫怕是要将春天锁住了。”

游人、摄影师或许很遗憾,但生活在北京的老大爷却不以为然。

春雨后天气晴朗,拐去北海公园逛,沿湖走一圈,人很少,游园特别宁静。大爷说:“湖面上风不冷不热,吹一吹,

现在迎春花才开,山桃含苞待放,北京也只是早春而已。于是大爷一点都不着急,有时到胡同溜溜,蓝天白云,阳光和暖,老胡同特别干净。

有时看路边的小草正在萌芽,只是草太小太嫩不太引人注意。或者鹅黄柳绿,随风飘起。

此刻北京的春虽还不如南方热烈,不过大爷说,这一切不过就是“盛宴前的小菜,不妨先开开胃。”什么承乾宫的梨花,永寿宫的西府海棠,法源寺的丁香,“不着急的,慢慢来”。

万类霜天竞自由,今年北京的春,自然而然,这是最好的生长状态。

   春归苏州

有人这样形容苏州的春天:“因其园林,温柔得有一种东方美人的古典,太迷人。”

前也有《牡丹亭》说:“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几许。”

但在苏州上学的豆豆说:“不只春天,每去拙政园、留园,总是乌泱泱的人。”只是今年因为疫情,豆豆没有回家,拙政园开放后,她去了一趟,人很少,“仿佛被自己包场,园子里溜来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