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决秸秆焚烧久禁不止问题

秸秆禁烧工作开展近二十年了,对于焚烧秸秆的危害性,从村组干部到普通村民随便问,都能说上几句,秸秆焚烧对空气质量、身体健康的影响群众也感同身受。

为什么仍有一些农民会对秸秆禁烧存在抵触情绪?主要原因在于,他们的种田经验表明,一把火烧过,既省时省力,又方便耕作保苗,还可以腾出时间打工增加收入。明火过田既可以消灭病虫害烧死虫卵,又可增加土壤的草木灰含量,增加土壤肥效。特别是苏北夏季麦收黄金铺地、老少弯腰,抢收麦子、抢种下茬作物时间紧任务重,农民感觉焚烧秸秆最省事,一举多得。

去冬今春,苏北地区部分麦田出现死苗,部分原因在于个别地方秸秆还田不当。还田的秸秆没有充分粉碎,抛洒不均匀。麦苗发芽生长后,把根扎在秸秆附近甚至是秸秆上,很难深入土壤,造成根弱、苗细,甚至干枯死亡。

面对农民焚烧秸秆的想法,笔者认为,政府在禁烧中应多顺着农村实际想一些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替群众解忧纾困。解决了群众的现实难题,在禁与烧利害相权中农民群众自然会做出正确选择。

标准耕种要普及。秸秆还田不当问题的主要原因是部分农民使用小四轮拖拉机或者大农机不规范作业,秸秆和土壤在表层搅拌在一起,导致浅层耕种。深耕浅种能够有效解决这些问题。当前的大型农业机械能够实现秸秆粉碎、破茬、深翻,一气呵成。而深耕将秸秆充分还田后不仅不会影响麦苗扎根,而且可以提高土壤肥力和作物产量,还方便抢种下茬作物。在农业资源丰富的地区,要大力推广大型农业机械的使用,普及正确的耕种方法,切实解除农民的后顾之忧。

让草垛回归麦场。以前农村麦收结束,麦场会堆起一座座小山一样的草垛,这曾经是农村的一道风景。自从秸秆不再是农民苫盖草房的材料、做饭的燃料、喂牲口的饲料后,农民就不再垛草垛,进而就地焚烧。近年来麦收时节,江苏省新沂市换一种方式让草垛再垛了起来。秸秆或者打包都由专门农机完成,运到其他地方由专业的合作社处理,农民在抢收抢种中完全没有了负担。建立完善包括秸秆收储运转中心、村庄临时堆放点在内,农户参与,政府扶持的收、运、储、用秸秆收储利用机制,收到了很好的禁烧效果。

给秸秆找好归宿。大量秸秆长期积存在麦场或田间地头,必然埋下焚烧的隐患。让农民通过秸秆再利用获利,才能真正调动起农民回收利用秸秆的积极性,从源头上解决焚烧秸秆的难题。秸秆五料化,即肥料化、燃料化、饲料化、材料化、食用菌基料化应得到广泛推广。以新沂市新店镇刘庄村为例,庆喜合作社年收购小麦秸秆量为1500吨,按照0.2元一斤收购,村民可从卖秸秆中直接获得收益。等到秋季,这些秸秆全部粉碎,用于基料栽培食用菌。此外,还可以利用农作物秸秆生产聚合防火板等。